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手机版
一辈子中文 > 灵异小说 > 生肖神纪 > 第72章 角落
????听老兵这么一说,白求安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两栋颜色看上去不如其他红砖矮楼的地方。

????平时他们这些新人都往返在宿舍楼和训练场之间。大门口的那两栋,实在是没心气去瞎逛,又不是小孩子,搞什么破楼探险的无聊游戏。

????好像……他们刚来时,钢琴声就是从那里边传出来的。

????“别给咱红砖丢人,干趴那群小子!”

????临走,老兵还不忘热血的给白求安加油打气。

????白求安望了望远处,实际上是被“四合院”的红砖矮楼挡着的。想了想,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就往那边走了……

????一辆午马神行的大巴上,蛇王、虞定海、宋绫罗还有孙胜利各占了一个靠路边的位置。再远处最后面的座,用睡袋裹着一具尸体。

????还有个等人高的巷子,被架子卡在路中间。

????午马神行的大巴车看上去和普通的大巴没什么区别,事实上他们的座椅都是直接联通地面,并且座椅后背也可以被打开。

????里面可以装些等椅子高的装备,可能是杂志、书包、医疗包或者枪械和备用骸刀什么的。

????至于靠窗边的地方,车壁其实有可以拉起固定的架子。

????如果能有一把组装而成的重机枪还有子弹,那么这个架子就很有可能承受的住和重机枪火力同样凶猛的后坐力。

????四个人面对面。

????宋绫罗兴致不高,甚至用面如死灰生无可恋都不为过。

????蛇王之前和虞定海说的那套“憎恨存活法”,在齐文超死后,冷静下来的宋绫罗面前似乎并不太管用。

????不过谁都没说什么,若无其事的聊着。

????蛇王的脸色也不好看,是那种失血过多甚至是身受重伤的虚弱感。一旁的孙胜利脸色凝重,四个人里也就虞定海,找了个离蛇王最远的对角,开着窗户抽着烟。

????“那群孩子未必懂,但保密协议该签的签,该调走的调走……暗中监视也不能少。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就不多说了,你们都明白。”

????“红砖这次出力不少,死人也不少……但效果是肉眼可见的。那群孩子在和虎爪的一系列冲突中,战斗力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增强。”

????“所以以红砖为第一试点的雷神计划算是成功迈出了第一步。”

????谁也不会想到,红砖新人们自以为意料之外的意外,事实上全部都在诸王的计算之中,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意外之下,人类潜能的极限测试。

????“接下来会通过议会表决推动进程……总之红砖受益很大,后续会有一批补偿资源给这群孩子。”

????“反正都是红砖最后一批人了,算的上是关门弟子,掏掏家底也是应该的。”虞定海倒是看得很开。

????“而且红砖这种老古董训练营,设备落后条件也差,既然改建不如新建,当成老家伙们的养老院也蛮好的。”

????虞定海一手拍在孙胜利的背上,手上的烟灰也随着虞定海的拍打而落在孙胜利后边的座椅上。

????“老子用得着你安慰?”

????孙胜利一把拍开虞定海的手,像是个老小子一样似乎在赌气。

????“我就是……本来不跟着去看大局就是心疼这些小崽子们。活生生的十七八岁的小孩儿就这么成片的没了……唉。”

????孙胜利搓搓脸,有些自嘲说“我估计是真老了,当个养老院院长也好,省的以后管着生气这么足的小孩,越想越气!折寿!”

????蛇王也不说话,似乎在想些什么。听着孙胜利好一阵唠叨,才抬起头开口“总之这批孩子的资源肯定要比别人好,这点……我已经尽力了。”

????“至于进步总有牺牲这话我就不打官腔的长篇大论了,你们想开就成。”

????蛇王本名叫狄文房,据说以前是一位小学老师。因为整天板着脸也不会笑,老是吓哭孩子最后被校长给辞退。

????人生失忆之际被拉进了十二殿,也算是一件不大不小的趣事。

????“你……”狄文房抬头看了眼愣愣出神的宋绫罗“尸体给你自行处置……多给你一个月假好好想清楚自己该干什么,丑牛那边我替你打招呼。”

????“谢谢。”

????宋绫罗干巴巴的一句,真的像没了魂一样。

????狄文房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看了看宋绫罗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打了一架是真糟心,要搁以前老子早就给你挂墙上了。”狄文房似乎也有积郁,话没说完,竟然真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几个人顿时望过来。

????“没事,小场面。”狄文房抹了把嘴。

????“待会做完报告就回去吧,估计你们红砖大事小事都不会少……”

????……

????几乎被人遗忘的红砖旧楼,白求安一层层的爬上去,找了间里宿舍楼最远的屋子。

????没锁门,门上厚厚的一层衬衣厚般的积灰。

????白求安推门而入。

????噗通。

????整个人只不过刚迈进去,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痛,

????好像是白求安与生俱来的,充斥在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里。冷汗,泪水,甚至还有鲜血从白求安额头上,眼睛里还有嘴唇流出来。

????白求安本命神咒的后遗症就是当下这种状态,一种难以言表的痛苦。

????也可能是因为死得次数太多了,可能导致这种痛苦的累计叠加才导致现在这种白求安甚至想死一了百了的冲动。

????可貌似不会死吧……

????“啊~”

????白求安忍不住低声呻吟,然后像虾一样弓起身子,蜷缩成一团。

????同时脑海中还不断闪过自己每次死亡时的画面,特别是最后那次……白求安记忆犹新的痛苦远非之前“死”时可比。

????所谓生不如死的感受,白求安可能是这个世上唯一能够印证其真实性的人。

????一点点挖出眼睛时那如切西瓜的恐怖清脆声,还有锯开手臂一点点感受着骨头断开。最恐怖的是白求安看不见听不见说不出话,只有鼻息间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的时候。

????白求安不知道那段时间持续了多久,甚至都没敢去问其他人。以至于到最后白求安杀齐文超的时候,下手毫不犹豫,甚至还有些变态的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