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手机版
????封洵从她手中接过磁石,又拿起两枚金币分别试了试,发现果然只有一枚金币有反应,若有所思地说道:“这也只能证明,那枚被吸附的金币,含金的纯度并不高……这两枚金币出来的时间不同,含金度不同,也并不能证明什么!”

????“我也想过这个可能,但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既然金币都是代表十字军团的一员,为什么含金度差别这么大?”

????夏初七眉头微皱,突然想起一事,又抓住他的手腕说道:“封洵,你还记得吗?

????当初闯进我们庄园里的那一批人,在审讯过程中,不是从为首的那名头领身上,也找到了一枚十字军团的金币吗?

????那枚金币在不在?”

????“当然在……”封洵微微颔首,已经猜到她还想继续做实验,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你坐一会儿,我去书房把那枚金币拿出来对比!”

????夏初七点点头,目送着封洵起身离开,目光重新落在手中这两枚金币上。

????除了含金量不同,图案的细节都是一模一样的,如果不是她无意中拿起小诺亚的磁石试了一下,她或许一直发现不了两枚金币有什么差别!封洵很快拿着那一枚金币,回了卧室,交到夏初七手中,让她再试一试,果不其然,这第三枚金币并不能被磁石吸附!“所以这一枚金币,还有我母亲的那枚金币,都是含金度比较高的金币……”夏初七低声说道。

????“这两枚金币应该是同一批出来的!”

????封洵也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错,只可惜那个为首的人已经被他们自己人炸死了,我们也无法从他那里得到更多的答案!”

????夏初七说到这里,低声沉吟道:“那个男人,身上带着金币,身手也极好,很可能认识我母亲,当年恐怕也是我母亲的同僚,所以他们的金币都是一致的……但是我这枚不同,我这枚可以吸附磁石,含金度不高,很可能是后来临时打磨出来的!”

????封洵的双眸也微微眯了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语气变得有些凝重:“按照白老太太生前的说法,她希望你继承你母亲的衣钵,只要你接手了你母亲的金币,凭借你母亲的那枚金币,也算是一种继承,但是偏偏他们又给了你一枚新的金币!”

????“不错,奇怪就奇怪在这个地方!”

????夏初七点点头,抚着手中这枚金币,疑惑地说道:“为什么要另外给我一枚金币呢?

????难道他们觉得,我会把我母亲的金币弄丢?”

????她当然不会弄丢,只有在拿着金币去询问父亲时,父亲一怒之下,将这枚金币扔进了花园的泥土里,只因为父亲根本不想她参与任何玫瑰十字会的事务!那时候她才知道,父亲其实知道母亲生前关于玫瑰十字会的那些事,却从没有跟他们任何兄弟姐妹提起过!“或许,他们一直派人在暗处盯着我们,甚至知道父亲把我母亲那枚金币弄丢了,所以才重新送来一枚金币?”

????夏初七这么推测了一番,毕竟白老太太也能在纽约的时候找到她,他们派人在暗处跟踪,也不足为奇!“没那么简单,除非他们窃听了你们夏家老宅,甚至还悄悄安装了监控!”

????封洵沉声说道。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夏初七骤然握紧了手中的金币,咬牙切齿地怒斥道:“如果真是这样,实在是太可耻了!”

????他们夏家老宅是她和父亲还有其他哥哥姐姐们一起生活了多年的地方,如果这二十年来一直被窃听和监视,那岂不是没有任何隐私?

????愤怒的同时,她也有种不寒而栗的恶心感,他们的生活,如果一直在别人的监视下,那他们的一举一动,对方早就摸得清楚,甚至将他们当成可以玩弄的蚂蚁!“别紧张……”封洵见她的脸色变得苍白,连忙将她搂入怀中,在她脸上落下一个安抚的吻,低声劝道:“在我们的猜测还没有确定之前,先别急着生气,我会派一个安全专家,去夏家老宅,帮忙检查一番,看看是不是被监听里,如果有就立刻拆除!”

????“可是父亲那里……”夏初七的神色有片刻的迟疑,她目前依旧不太想让父亲知道,毕竟父亲不愿听到有关玫瑰十字会的任何消息。

????如果一旦知道,家中很可能还被害死母亲的那帮人监听,父亲一定会勃然大怒,气到病倒的!“别担心,我到时候会让安全专家,伪装成电路安全检测员,到你们夏家老宅负责检测,你父亲不会发现异样的……”封洵这么安慰了一句。

????“封洵,谢谢你……”夏初七苍白的脸色这才有所好转,只是声音因为情绪的起伏不定而有些哽咽。

????“小傻瓜,夫妻之间哪里还需要这么客气?”

????封洵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吻了吻她的眼帘,低声宽慰道:“更何况,或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所想的那么严重!他们没有监听你们夏家老宅,给你一枚新的金币,只是为了确保将你卷进来!”

????夏初七身子一震,抬起头看着他,惊讶地问道:“你是说,他们为了勾起我的兴趣?”

????“不错,你母亲的那枚金币,或许会被你当做遗物珍藏,但是你这枚就不同了!”

????封洵说到这里,顿了顿,低声提醒道:“还记得你这枚金币是怎么来的?”

????“我记得,当初是在我们夏家老宅一个废弃的院子里找到的,那个院子还被闹鬼的地方,后来我们发现那里藏着一个盒子,就带走了,后来我解锁,发现盒子里有一枚崭新的金币,和一张邀请函……”夏初七一边回忆着当时的情形,一边说道:“对了,就是通过那张邀请函,我在费城也找到了玫瑰会所……”“不错,现在看来,邀请函和金币,只怕都不是白老太太安排的,而是另有其人!”

????封洵沉声说道。

????“另有其人?

????是死了的摩根吗?”

????夏初七迟疑地推测道。